首页 > 新闻速递

老部长们最“怕”周恩来 陈毅曾因办错事向其检

   原标题:老部长们最“怕”周恩来

  中共中央1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举办座谈会,纪念周恩来同志诞辰120周年。

  周恩来生于1898年3月5日。今年是周恩来诞辰120周年,关于他的运动良多。政知君头几天就加入了《周恩来 永恒的模范》座谈会。该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,书中讲了良多周恩来作为模范的故事。

  政知圈(微信ID:wepolitics)摘录部分,一起重读周恩来的故事。

    老部长们最“怕”周恩来

  周恩来温文尔雅,苟且不发火。然而,若是你问问那些老部长他们最“怕”谁,他们准会告知你,最“怕”周恩来。

  一些老部长回忆说:“咱们这些部长最怕跟总理讲演叨教事情了,他记忆力惊人,咱们拿着材料念都不如他脑筋记得准。”

  有一次周恩来掌管国务院会议,到会者来自几十个部委、百十号人。一名部长念着稿子讲演叨教事情,稿子可能不是他本人写的,加之严重,念得磕磕巴巴。

  越听,周恩来的眉头皱得越紧,当这位部长念到一个目标数字时,周恩来打断他:“错误!看清了再念!”那位部长脸即刻红了,又念了一遍。周恩来绝不容情地又说了一句:“错误!”接着,他没翻任何材料,就说出了准确的数字。

  全场震惊了,响起了一阵翻纸的哗哗声。那位部长把稿子辗转不寐地看了一遍,不安地说:“对对,是这个数。这里印得不清楚……”

  接着讲演叨教的是一名副部长。这阵势他仍是第一次所以还没等起头讲演叨教,就浑身冒汗了。好容易熬过了念稿子,周恩来又起头了发问。他忙前忙后地翻材料回答。还算不错,都答下去了。

  但周恩来并不表彰他,面色仍很庄重地说:“自己的主管的事情,离了材料就说不清,仍是不允许的。”说完这话,他又问后面那位部长:“这些文件送国务院时都是盖过章的,阐明

顺叙经你们核阅过,为何还要念错?”

  部长红着脸解释:“这项事情是副部长掌管,文件是办公室主任签的字。”周恩来紧跟着问万博体育电脑登陆,万博网页版登录,亚洲最大娱乐平台:“那末这里的问题到底是轨制不健全仍是责任心不强,官僚主义?”部长不作声。

  周恩来接着说:“有轨制问题。有些文件品质很差,可也盖了章送到我这里。我批了退归去重写。”他提高了嗓音:“如今我宣布一项明白划定,凡是向党中央国务院送文件,不克不及只以盖章为准,要有部门负责人、各委办负责人具名能力送。如许,当前我在文件上发觉问题,部长具名我找你部长,副部长具名我找你副部长。你签了字,问你情形答不下去,那就是官僚主义,就必需作检查……”

  事后,几位部长高声感叹:“哎呀,总理不得了,忘性那末好!记天下小事不说,一个部委办,部长主任都不晓得的事,他就能都晓得,都记得。”

    “我错了,我向总理检查”

  周恩来有个最佳的伴侣,那就是陈毅。然而若是陈毅干事有不妥之处,他也绝不容情。

  1965年,周恩来路过开罗,赴阿尔及尔加入亚非会议。飞机达到开罗前周恩来接到电报,阿尔及尔产生了军事政变。那时对政变的背景及生长情势都不清楚。趁飞机在开罗机场加油时,周恩来通过那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邓小平,向毛泽东讲演情形,并提议转变本来的企图。

  那时任内政部部长的陈毅打前站,已先期达到阿尔及尔。还有许多亚非国度的代表也达到了阿尔及尔。面临如许的政局,他们都很着急,纷纭来找陈毅,理解中国对是否继承召开此次会议的立场。陈毅是个炮筒子,见到伴侣们着急,他的思想就发烧了。他连想都没多想,就声成金石地放了炮:“此次亚非会议必需开。并且一定要开好!”

  了局,由于各种缘由,会议无法举办。代表们纷纭归国。本来,许多亚非国度对中国很尊重很信托。陈毅的许愿失,形成了一些欠好的影响。

  周恩来归国后晓得了这个情形,气得在房子里打转,不住地斥责:“厮闹!几乎厮闹!”陈毅也自知捅了娄子,一回北京就赶到西花厅,去向周恩来“兴师问罪”。

  见到陈毅,周恩来扬起浓眉,两眼冒火:“万博体育电脑登陆,万博网页版登录,亚洲最大娱乐平台你无结构无纪律!”这句话入口好像还不足以表白愤怒的水平,周恩来背过身去,握住拳头,在桌子上砰、砰、砰地敲了三下,严峻地说:“这是不允许的!”

  “我兴师问罪,我一炮没放好……”陈毅恳切检查。周恩来却丝毫没被感动:“就这一句完了?”他转过身,近于正颜厉色地逼视着陈毅:“你是中国的内政部长,不叨教不讲演你就敢在那里擅自放炮亮相,都像你如许还了得?谁给你的权力?这是国际影响问题!”

  陈毅一是一,二是二地又说了遍:“我错了,我向总理检查。”周恩来激烈地纠正:“不是向我检查,要向毛主席,向党中央检查!”

  也许是遭到了陈毅那一直如一的恳切立场的感动,也许是一肚子气已宣泄了出来,周恩来的眼光和腔调都激化了下来:“内政部不同于其他部门,一言一行都邑带来国际影响,一言一行都要慎之又慎。我在开罗下了飞机就向毛主席、党中央讲演叨教叨教,你在阿尔及尔就敢不讲演叨教不叨教擅自发表意见,反动泰半辈子连这点结构纪律性都不?”陈毅心悦诚服地低着头说:“我向毛主席、党中央作检查。”

  陈毅走后,一名秘书向周恩来提意见:“总理,你是否是批老总批得太重了?”周恩来看了看他,庄重地说:“他们都是各路诸侯。在这里我不严峻批判他,归去他的诸侯国谁还敢批判他?”

  “总理有事,叫你们都归去。”

  20世纪50岁月。有一回周恩来送西哈努克离京,返回送行的还有一些将军。三点起头,将军们想去看球,都有点七上八下。西哈努克进了机舱,门还没关上,将军们就往机场入口赶。

  周恩来本是满面春风地站在那处,等飞机腾飞。遽然发觉了将军们的勾当,他怒发冲冠,嘱咐卫士:“你跑步去,告知机场门口,一个也不许放走,谁也禁绝脱离,都给我叫回来离去。”

  卫士赶到门口,通知将军们:“总理有事,叫你们都归去。”将军们虽有些遗憾,但想到总理有事,也就都说言笑笑地回来离去了,他们站在周恩来身后。

  周恩来呢,一直笔直地站在那处。目送飞机腾飞,飞机绕空一周,然后逐渐远去。接着,周恩来向前来送行的本国使节告别。本国使节都脱离了,将军们仍在言笑。

  这时,一声喝问打断了将军们轻松的情感:“你们学过步卒条例不?”将军们这才发觉周恩来神色错误,立刻屏声静息,按标准立正站好。

  只听周恩来严峻地问:“步卒条例里哪一条划定,总理不走,你们就能够走了?你们当将军能如许?在军队里,首长不走,下边全走了,行吗?”

  机场上静悄悄的,没人吭声。只听周恩来加快速率,一板一眼地说:“主人还没走,机场已没人了,人家会怎么想?你们是否是不懂内政礼节?那好,我来给你们上课。按内政礼节,主人不但要送外宾登机,还要静候飞机腾飞,腾飞后也不克不及脱离,由于飞机还要在机场上空绕圈,要带动机翼……”

  周恩来足足讲了15分钟,才抬起手段看一下表慢慢地说:“我晓得你们是着急想看足球赛,我叫住你们,给你们讲这些你们早就晓得的道理。我讲15分钟,为何?就是要让你们少看点球赛,能力印象深些。好了,如今咱们一起去吧,还能看半场球。”

  周恩来就如许“教训”了将军们,这件事给将军们留下了深入的印象,尔后,再也不失礼的事情产生。

  起源 | 人民出版社《周恩来 永恒的模范》

卧龙亭